当前位置:
首页
> 新闻中心 > 镇处农业
我的扶贫故事
发布日期:2017-05-25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按照武穴市委、市政府的统一部署安排,我于20158月被农业局派出驻花桥镇下彭村任第一书记。担任基层村级第一书记,接触的对象是普通老百姓,涉及的事情是方方面面,所做的工作,事无巨细,纷繁琐屑。其间的苦苦乐乐自不必提起,这里,我想讲述的是我与所包保的一户贫困家庭之间发生的故事。

 该贫困家庭户主名叫毛全云,1972年出生,家庭人口4人,上有母亲项细娥,六旬有余,下有一双儿女,儿子名叫毛记先,1995年出生,女儿毛妍,2004年出生。人们常说: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,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。2013年以前,毛全云一家6口人,与大多数现有农村家庭一样,夫妻俩在外打工,父、母亲一边在家务农;一边照顾孙儿、孙女,生活虽谈不上富裕,但也和睦幸福。然而,接踵而来的家庭变故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2013年其妻子因患扩张性心肌病医治无效去世,当年治病负债8万余元;2014年父亲因故也辞世;20157月,儿子毛记先突然感到身体极度不适,毛全云利用在武汉建筑工地务工的间隙,带着儿子到医院检查,被权威医院确诊为扩张性心肌病,灾难又一次降临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之中。

 不甘心命运残酷安排的毛全云,边务工边带着毛记先四处求诊后,医生直截了当告诉他,吃药只是保守治疗,并不能完全根治,并且保守治疗越拖延越濒临危险,唯一只有进行心脏器官移植。毛全云也询问了手术期间的大概费用,医生告诉他最低需要25万。听着医生说的话,看着日渐消沉难过的儿子,想着自已家庭的实际情况,原本身材瘦小的毛全云,此时欲哭无泪,只叹苍天为何如此对他不公。

 在得知毛全云情况后,我与村“两委”干部一起上门问清情况,鼓励他树起战胜困难的信心并告诉他会与他共同努力,想办法,克服困难。然后召开村干部会议,经协商后决定积极行动,发动村民及各界人士开展爱心捐款。倡议书写好后,一方面在每个组、每个自然垸及公众场所张贴,接着与村“两委”五位干部一起,分成两组,分别于20151020日中午,22日和23日晚上在本村逐垸逐户进行上门讲清情况并展开募捐,另一方面利用在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的本村爱心人士利用微信或QQ等方式方法进行爱心传递。在发动村民献爱心捐赠的同时,毛全云家庭的不幸也得到湖北经视频道、微武穴网等有关媒体的关注报道。在筹集善款的过程中,社会各界人士不仅踊跃捐款,而且与毛全云及我们真情互动,都真诚希望毛记先树立信念,战胜病魔,早日回家的良好祝愿。最后共筹得爱心善款近14万元。

 在社会各界社会爱心人士捐款的同时,毛全云也积极向自已的亲朋好友借了16万元左右。2015114日,武汉协和医院主治医生告知毛全云,心脏供体已到,明天可以做手术。115日下午4点左右,毛全云在武汉协和医院给我打来电话,说手术成功,毛记先已从手术室转入重症监护室,还需观察一段时间。听着电话传来的声音, 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

20151223日,毛全云带着毛记先回家休养,我知道后到他家去探望他们,毛全云与我聊着并拿出手机翻着照片说道:毛记先手术和住院总共花了42.6万多(包括后期药物2万余元),其中报销了13万多,并且主治医生交待手术后前三个月是重点期,要吃比较昂贵的药物,经过定期复查后,身体恢复好的话,药物可便宜些。听完毛全云话后,我先到毛记先休息床边与他聊了一会天。又与毛全云说道:“我看记先身体恢复得还蛮好的,你现在有什么打算?”他说,现在离过年还有一段时间,他过两天还想到武汉继续在原工地做事,并且前段时间做工的工资还有一些没结。我说道:“那毛记先谁照顾?”他说道:“记先现在基本生活起居活动没有什么大问题,如有什么事,家里还有他奶奶还可以照顾。”听后,我说道:“你明年可不可以在家周边做的泥匠手艺活,一方面现在家里周边也有事做;另一方面在家还可以照顾你的母亲、儿子和女儿,你女儿现在读五年级了,我与她聊天中看出她有些内向,她母亲去世了,你在家或许性格要开朗些,对她成长也有利。”他回答道:“我考虑了一下。”我又接着说道:“要不,我帮你留心一下咱们村那些常期有事做、信誉好的建筑小包工头,怎么样?”他回答道,行啊。

 2016224日,我先与本村较有名气的小包工头兰国兴联系后,再把此时在家的毛全云叫过来一起商谈。在等待毛全云来的时候,我把毛全云的情况介绍给兰国兴听。毛全云来了后,兰国兴说,如毛全云在我这里做,比别人日工资多10%,工资什么时候需要随时可接。我插说道,那兰老板生产安全一定要注意。兰国兴说道:“毛全云的情况我也知道一些,放心,做我们这一行的生产安全肯定放在第一位。”毛全云回答道:“谢谢,我好好考虑一下。”待兰国兴走后,我又对毛全云说:“平时你一直在外务工,责任田无法顾及到,要不把你的8亩多责任田,流转给合作社,加入村里的再生稻产业发展怎么样,一方面租金肯定比流转给别人种多一些,另外在年底还有分红。”毛全云说:“可以,但我母亲说还想自已种2亩多田口粮田。”我说,可以,要不把其余田流转给合作社。毛全云答应了。我又说道:“那好,我现在把合作社负责人叫来,签合同。”毛全云肯定地答应了。

 201637日,毛全云给我打电话说:“周书记,不好意思,我到武汉原来打工的地方来了,这里的老板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,一直叫我过来。我想,一方面这边工资高些,另外到协和医院给儿子买药也方便些。”我回答道:“哦,那好,但一定要注意安全和自已的身体。”毛全云说道:“我知道,如果我家里有什么事你帮忙一下。”我满口答应:“你放心在外打工,如有什么事,你叫记先跟我说。”

 时间飞逝,几个月过去了,毛记先的身体在药物的作用和自已平时努力下,恢复良好,性格逐渐也开朗一些。在入户上门了解过程中,发现毛记先日常行动上基本没问题,我鼓励的与他说道:“村有个保洁员公益性岗位,你愿意做吗?”他询问了具体情况后。他回答道:“那我试试干一下。”

 回想起我与毛全云家的点点滴滴,一时间历历在目,真是感慨万千,我无暇体会其中的成就感、自豪感,只是我觉得做了一件任何人碰到都会做的事情,现在他家的情况逐步好转,我倍感欣慰。

我包保的低保扶贫户毛全云通过“五个一批”帮扶措施中的就业、产业+发展教育+社会保障等措施,2016年实现了脱贫,但与小康目标生活的实现还需一段路程要走。我相信,在国家的扶贫政策大力扶持下,加上他自身努力的主观因素作用下,毛全云一家的生活一定能达到小康水平。

分享到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